小喜图库bm444com
栏目导航
  1. 手机报码室开奖结果
  2. 六和彩开奖
  3. 684747.com
  4. 小喜图库bm444com

小喜图库bm444com

主页 > 小喜图库bm444com >

祸起熊猫直播要账的不止一个

发布日期:2019-12-01 00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王思聪成被执行人、王思聪被限制高消费,王思聪微博半年可见……这段时间以来,王思聪时不时登上微博热搜,曾经的首富王健林也一直存在于网友们的疑问句中:王健林怎么不帮思聪还债?王健林的财产怎么缩水了680亿?这对“国民老公”和“国民公公”还好吗……

  广大网友们记忆里残留的,仍是王思聪换了哪个网红女友、在某个夜店一晚消费6位数的种种事例。昨日的富家少爷,今天却游走于“老赖”边缘,上演着“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的旧曲目。

  此次王思聪被限高是上海嘉定法院一个369万的官司,原告方曹悦是已倒闭直播平台熊猫TV的游戏主播,ID为皮小秀。

  南都记者查阅诉讼信息发现,与熊猫TV主体运营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(

  )相关联的主播合同纠纷还有数十条,催账的主播大有人在,熊猫直播已三次被列为“失信被执行人”。

  明星项目沦落至此,明星王思聪被追债、被限高。2015年熊猫直播刚成立之时,其高管方言称赶超斗鱼和虎牙也就是一两年的事。四年过去,虎牙、斗鱼相继赴美上市,直播新秀映客亦奔赴港交所,而熊猫直播资金链断裂,止步于2019年3月。

  2019年,王思聪的日子不太好过。天眼查上关于王思聪的自身风险项有19条,周边风险超过900条,今年3月熊猫直播关闭后,其名下的泛娱乐产业超过8400万的资产被冻结。11月4日,王思聪本人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为1.5亿元。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,早在10月12日,王思聪被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,不能坐飞机、高铁,不能入住星级酒店、不得度假旅游、甚至不能去夜总会高消费。

  限制消费令显示,本次立案执行人申请人为曹悦,原熊猫直播的游戏主播。而这370万的来源也是很狗血,曹悦一开始在斗鱼上直播,后来被王思聪的熊猫直播挖了过去,斗鱼根据合约向曹悦索赔360万。根据曹悦和熊猫直播的补充协议,这360万元由熊猫直播支付,但实际上没给。去年10月,曹悦被法院强行划走254万,还被限高,最后自己凑了90多万把自己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。随后便状告熊猫直播,索要369万违约金及利息。

  南都记者查阅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后发现,熊猫直播应在2019年7月7日之前支付曹悦369.99万及相关利息,但熊猫直播未执行,公司负责人王思聪被限高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熊猫直播在2018年下半年便陷入讨薪泥潭中,合同纠纷类的诉讼达几十条。南都记者发现,除了曹悦之外,仍有主播在讨账。

  主播张潇称,熊猫直播的基础收入只发到了2018年6月份,7月到9月这三个月一直拖欠,在与熊猫直播法定代表人龙飞的微信聊天中,2018年10月1日,张潇称麻烦开一下7到9月的工资,对方回复“我已经交代了估计财务最近也没钱”。

  2019年6月24日,法院判决熊猫直播应向张潇支付基础直播费用82.2万以及相关利息,在判决生效7日内付清。

  天眼查信息显示,熊猫直播目前已被法院强制执行12次,涉及的执行标的达774万;3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。王思聪通过珺娱(湖州)文化发展中心(简称“珺娱”)间接持有熊猫直播40%的股权,为熊猫直播的董事长和实控人。

  此前有媒体报道,熊猫直播的负债金额超过7亿元,今年以来,王思聪旗下多家公司遭受股权冻结,珺娱和王思聪本人也因熊猫直播成为被执行人,行走在“老赖边缘”。

  2015年9月5日,王思聪与周杰伦打了一场《英雄联盟》的明星表演赛,王思聪战队队员的游戏ID前缀均为“潘达踢威”,虽然那天王思聪输了表演赛,但其在微博上宣布“请关注我个人担任CEO,即将上线的直播平台Panda TV。”

  当时,熊猫直播的网站上只有一张图片,却有100多万的访问量。两天后,王思聪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朋友圈,“Panda TV目前接受融资,投资大佬可以随时约我们了!”同年11月,熊猫直播完成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。彼时,直播市场还处于蛮荒时期。

  众所周知,直播是个嗜血的行业,烧钱买命,断血就断命。熊猫直播从诞生伊始就自带钱和流量,成立仅一年,其数据仅次于虎牙、斗鱼等头部平台。

  随后,风头两无的熊猫直播迅速完成2笔融资,一笔6.5亿,一笔金额未披露。直播烧钱的地方一是宽带费,二是主播费。“不差钱”的熊猫直播,自成立之初起便掀起了挖人大战的序幕,大手笔撒钱将诸如PDD、若风等大主播拉至麾下,并利用娱乐圈人脉,拉来鹿晗、陈赫、林更新、林俊杰、杨颖等明星为熊猫直播站台。

  粗暴的砸钱方式打开了局面,却没能让熊猫直播延续前两年的火热,并埋下了隐患。数据显示,一品堂心水论坛998815!熊猫直播2015年亏损5000万,2016年亏损5亿,2017年亏损高达8亿。

  2017年5月,熊猫直播连续开展了两轮融资合计10亿元B轮融资,在外界看来,熊猫直播仍然一路高歌,但内部已经出现问题。从2017年5月至今,熊猫直播再也没有一笔资金注入,COO张菊元在工作群中表示管理层在过去的两年至少寻找了5个潜在的投资方,但遗憾的是,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。

  2018年下半年以来,熊猫直播陷入资金危机,主播讨薪时有发生,20多位头部主播跳槽。

  缺钱成为熊猫直播迅速陨落最直观的因素,对于烧钱的直播而言,如果没有稳定的业务模式,后期的弹尽粮绝几乎等同于断绝后路。

  数据显示,2017年9月到2018年2月期间,熊猫直播的DAU均值为272万人。到了2018年12月,斗鱼、虎牙从600万和400万双双提升到700万,熊猫的DAU却缩水到230万。

  据了解,熊猫直播的运营和主播都比较佛系,每天直播时间比较短,甚至在月底补直播市场时标题直接叫“划水补时长”,人气掉了也不管,超管与主播的联系也不紧密,平台在培养人才方面比较弱势。

  电竞基因十足的熊猫直播要打造自己的泛娱乐PGC内容,毕竟可爱的小姐姐确实比玩电竞的糙汉子更能让直播手中主动掏钱,大笔资金投入制作《hello!女神》,却没能让选手成为平台的造血部分。

  更多的信息将矛头指向管理层。王思聪团队与另一股东360团队斗争的传闻一直未停歇。虽然王思聪是最大的股东,但2018年11月,王思聪100%持股的珺娱对外出质股权,质权人为360的公司。谁更有话语权,不得而知,但公司出现重大危机后,二者均选择了沉默。人们都在期待王思聪能够说些什么,然而王思聪的微博没有动静。

  3月8日,熊猫直播微博发布“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,工程师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,注意,请务必保持已连接的服务正常”信息,并配图“熊猫说再见”。

  令人唏嘘的是,3月9日,熊猫的iOS排名奇迹般地蹿升到娱乐免费榜的第一名,免费总榜的第14名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熊猫直播都挤不进免费榜前1000。3月30日,在运行了1286天后,熊猫直播关闭服务器,与所有人告别。

  虎牙于2018年5月11日登陆纽交所,首发价为12美元,如今股价已翻倍,截至发稿,价格为25.25美元/股。亮眼的业绩为股价的飙升奠定了基础,数据显示,虎牙自2019年便扭亏为盈,上半年录得净利润1.85亿元人民币。

  直播新起之秀映客在卖身宣亚国际未果后,2018年7月赴港IPO,发行价为3.85港元,不过如今股价已膝盖斩至1.19港元每股,2018年上半年盈利9.58亿元人民币,全年盈利11亿,但2019年半年报却急转直下,亏损2754万。

  斗鱼也在2019年7月在纳斯达克挂牌,发行价为11.5美元,上市当日破发。值得注意的是,与虎牙一样,斗鱼在连续亏损后于2019年开始盈利,其招股书显示,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4130万元人民币。

  熊猫直播曾经一副不差钱的姿态,并且自带流量,终究没能胜出。留给王思聪的是一堆法律诉讼和一纸限高令。

  值得玩味的是,宝贝儿子被人追债,国民公公王健林仍未驰援。按照王健林的财富,即使缩水了680亿,仍有超过880亿资产。别说370万,1.5亿也都是小数目,毕竟万达10月11日还花了17.6亿拿地。

  随着福布斯发布2019年中国富豪榜,王健林成了榜单中失意的人,不仅排名从去年的第四滑落到第十四,个人身家也缩水了3个“中等意思”——682亿元。

  想到前几天王思聪清空微博,差点成为老赖的新闻,不得不让人唏嘘,这一年这对父子不容易。

  在并不遥远的2013 年,王健林问鼎福布斯中国首富;2014 年,在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中,他位列亚洲第三;2015年,他超越李嘉诚,成为全球华人首富……

  那几年,王健林顺风顺水,手下的万达更是能重新定义每个城市中心商圈的存在。

  然而,从“定个小目标”到“断臂求生”,王健林撞上“水逆”也只用了几年时间。

  近年来,万达曾被爆出4000亿债务问题,伴随而来的就是“卖卖卖”的日子。在此期间,万达资产一度缩水至1861亿。

  当然,万达挥泪大甩卖并不只为还债。王健林项庄舞剑意在沛公,试图带领万达完成转型。

  2019年是万达转型的关键年,没有人知道王健林这次身价缩水,到底是黎明前的黑暗,还是万丈深渊的入口。

  一是有消息称银行资管部门被要求清仓万达债券,不过该消息很快被万达集团及部分银行内部人士辟谣;

  另一则关于银监会。当年6月中旬,银监会开始排查授信风险,重点关注“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、在银行业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”,那时正在海外投资投得不亦乐乎的王健林预感到了大事不妙。

  万达就此走上了一条下坡路,先是资产急速缩水,上演了 “股债双杀”的惨剧;后又是“割肉求生”,开启了资产白菜价大甩卖,把13个万达城、70多家酒店打包甩给了融创中国孙宏斌和富力李思廉,万达百货也卖给了苏宁张近东,甚至连手中王牌万达广场都登上了老王的甩卖清单。

  2017年4月,王健林将盐城万达广场的全部股权卖给了中信信托。紧接着7月,他又将南昌西湖万达广场悄悄卖给了合生创朱孟依家族……

  以往在万达的年会上,王健林高歌一曲几乎是保留节目。而他的歌,竟然在冥冥之中成为了万达命运的写照。

  2015年,王健林唱了一首《向天再借五百年》,那年的他在天命的眷顾下,超越马云和李嘉诚成为了中国首富;

  2016年,他唱了一首《假行僧》,“我要从南走到北”,带领着万达电影走出国门,登上了《好莱坞报道》的杂志封面;

  2017年,他又唱了一首《一无所有》。转年,被迫疯狂甩卖资产的王健林真的走向了“一无所有”。同年,万达还被爆出了高达4000亿的债务问题……

  2018年年会,王健林没有再登台表演。自此,他仿佛从公众视野消失,不演讲、不接受采访,仅仅出现在自家企业的新闻通稿中。

  有很多人认为,王健林近几年的困境来自于转型期的阵痛。这种看法确实有一定的道理,梳理万达集团近几年的疯狂甩卖行为,似乎并不是毫无规律可寻。

  在王健林近几年的商业行为中,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万达在做两件事:迅速去地产化,然后集中精力在文化产业上发力。

  早在2015年,万达就已经开始“去地产化”。王健林表示,“我的想法是4到5年之内万达去房地产化,之后的万达是一个服务业公司。”

  到2018年,万达的地产业务已经多数被“挥泪大甩卖”。原有的商业地产集团已不存在,分拆为商管集团与地产集团。

  2018年2月,万达商业地产更名为万达商管。万达商管表示,将在1至2年内消化房地产业务,未来不再进行房地产开发,转型成为一家纯粹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。

  在老王的愿景里,转型后,商业、文化、金融、电商将成为万达的四个支柱产业。其中,文化产业是他最为看重的一环。

  近几年,万达影视持续发力。《催眠大师》《唐人街探案2》《快把我哥带走》……越来越多的爆款电影身后出现了万达的身影,但万达的野心并不止于此。

  2015年12月18日,由万达影视投资的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上映,这部影片的背后,是万达决定打造自由IP,深挖文化消费的野心。

  借助一系列电影IP,万达在2015年正式开始兴建万达乐园,竞品对标迪士尼。充满信心的王健林多次宣称,万达将在旅游领域超越迪士尼,旅游不但成为万达的支柱产业,万达也将超越迪士尼成为世界最大的旅游企业。

  不过可惜的是,因为缺乏有号召力的IP,以及对游乐园项目的管理没有经验,万达乐园的经营情况一直惨淡……

  转型必有阵痛。在万达崛起的过程中,光是转型就经历了4次。可以想见,经受过多少大风大浪,王健林才将万达从一个大连的地方企业变成了如今的国际化企业。

  这次“断臂”过后,虽然得以求生,但面临寒冬,如何迎来万物回春,也许才是王健林现在更急于求解的。